二十五分之一



一場名為「心浪潮@深水埗」的社區實驗,為期五個月,嘗試把社區關係和青年實習串連在一起。面對急速轉變中的深水埗、社會狀況,我們心裡帶著一些疑問,反而想停下來,先好好了解社區的新舊交融和青年議題。


由於公司舊址在深水埗,營運多年結識了不少社區伙伴,遇上有些拍硬檔的,一句「好啊」就成事;至於不太熟悉的,便逐間約時間飲杯啡,互相坦誠地分享對深水埗的看法,不知不覺就湊成了十一間店舖團隊。


接著從過百份報名表中選出二十四位青年——有人在社學大會打滾了好幾年,早已練成一套自我保護機制;有人壓制不住骨子裡的反叛,渴求著「無用之用」;有人被畢業前後事宜弄得焦頭爛額,想停一停諗一諗:「其實我想做啲咩」;有人蓄勢待發前來偷師,努力把「希望」變成心中想要的形狀;也有些嫩苗才剛長出葉就即刻想變大個……十八至二十五歲的世界觀,每個人帶著各種的疑問與渴求,把這場「雛形」實驗搓圓又撳扁成不同形狀。


尚記得在第一次的社區伙伴見面會,我開了一個玩笑:「若自己不是在SVhk工作,我也許會報名參加。」但事實上,從十一月的創作營開始,我好像以一種半隱形的狀態,成為了第二十五位心浪潮實習生——想像自己回到青蔥歲月,仍有犯錯的空間時會作出什麼決定?難得同時有二十四面鏡子,讓我觀照自己、觀察大家如何照顧自己成長中的稜角。


也不是每個心浪潮人都對未來充滿想像,有人忍不住問:「我係咪壞咗?」也有人靜悄悄回應:「『壞』咗嘅人先至冇『壞』。」對某些人來說,這場人生online也許走到面臨關卡的階段,一舊又一舊的米田共從天而降。加上,遇著時代巨流,把人們都沖到浪尖處,徘徊於抓緊繩索或飄飄然唉是但啦的狀態。希望「心浪潮@深水埗」於他們是某種救生繩索,提供休息的空間,藉此結集一群文藝學徒(或狂徒),讓他們可以放肆地討論,利用所見所聞,極度專注地研究深水埗,並於實習後合力策劃活動,回應這個社區的需要。


在十一間小店中,一拳書館之於我有更多珍貴的瞬間。看起來像個鐵漢的一鳴,與伙伴Gigi親自打理書店大小事務,心浪潮人都欣賞他的行動力夠快、對本地生產食品愛護有加、善用書店空間連繫街坊,但內心其實是個柔情漢子,對香港、書本和心浪潮人懷著滿滿的愛。曾經有心浪潮人問一鳴:「你點樣知道呢樣係自己熱愛嘅嘢?」坦然承認自己也同樣迷惘的一鳴:「睇你做嗰件事夠唔夠死心塌地。」這也許是心浪潮人衡量自己成長狀態的方法之一,遇上覺得有火花的事,話不需要說太多,直接做吧,還要死心塌地、專心一意地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