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‧非常



『知否世事常變 變幻原是永恆』


回望二○二一的香港,從職場、操場、商場、機場到運動場,場場都有難忘畫面,或有喝采或有淚水,更重要在無常的當下,會反思:究竟甚麼是永恆不變?而變了又如何?


牢固不倒的系統,習慣了就令人麻木,產生所謂「想必然」的安全感,但事實在經過兩年的練習,明白沒有什麼不可能,看看社交網上,見證了多少技能解鎖:廚神、木匠、歌手、山野達人都在民間,猶如電影『食神』中所講:「只要用心...人人都可以是食神!」


在這場全球閉門練習中,也促使企業、人才,不論大小、老幼男女都要經歷一場場淘汰升級試,看似公平但也很殘忍。以為可以付託終生的職業,一夜消失,數以千計的職人彷彿走入職場中轉站 (#CareerTransit) 等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,但手持的履歷表又可以轉化成一張走多遠的登機證?以為讀好書就會搵好工,即使能成功入職夢幻初創企業,更美輪美奐的工作間,最終亦不如WFH自在?繼以與其天天沒靈魂的扮工,為毫無社會使命的機構爭取最大利潤,倒不如斜槓人生,為自己爭取最大人生意義,走入社區小店拜師學藝,從一小步實踐生活匠人活著工作,激起心浪潮!


近年聽到令人煩厭一系列以「與青年對話」的座談會,令我想起企業教練Gerry Kierans分享「從幼稚園學懂溝通」的TED Talk,內容大概嘲諷部份坐在董事局的管理層竟忘卻溝通的原則,往往只講數字而不懂「講人話」,試問又如何與任何人對話?相反如果一班CEO能放下身段,以行動與年青人一齊度橋一齊試當真,最後實實在在推出市場的一個個應對氣候變化的Happy meals,一間講正能量又講鬼的體驗館,不就是向年青人投下最有力的信任一票?企業以至社會的十年計劃,又是否可以多點年青人的聲音,容讓多點實質共同參與,因為未來不就是屬於他們的嗎?


一位學生,一位油漆匠人,一位小店店長,一位社工,一位創作人,一位數碼平台管理人,一位企業CEO,一個你,一個我,仍選擇香港有各自原因,但因為相信,就有明天,就有可能成就更好的自己!加油!



寄語二○二○,意難平